城池
生而为人 我很抱歉

回到株洲的时候还有在北京的感觉,之后浓重的乡音提醒我我在株洲。我并不喜欢北京。只是在那里的记忆谁都无法抹去。

去北京的第一天很累,做一路的火车没有睡觉,到了之后就开始在地铁和公交之间奔波,从北京西,到了五环外的郊区。在地铁上拖着行李画具,一不小心碰到就会被趾高气扬北京人骂的狗血淋头。到了旅馆放完东西就马不停蹄的赶去上课,那幅素描简直是梦中神画…

大年三十晚上一群人跑到五环的小饭馆吃饭,四瓶啤酒下肚,敬了一圈的酒。突然那个时候很想家。把所有女生送回去,我和朋友跟着老师唱着不要说话搭公交回去。车上姐姐打电话过来,昆明到北京,大半个中国的距离。信号不好,挂了电话,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。

要走的前一天晚上去了清华园。真的很大。那天晚上下了雪,市区只有薄薄的一层。我在地上用手指画字…I am comeing.那天晚上把一大半的人送走,就没有车了。坐地铁坐到望京,走了两公里高速,雪一直在下。

真的很冷,我都怕我回不去了,那天晚上发了烧,他就一直拍我肩膀说没事没事。结果真的没事了。打到了车,回到了宾馆,人都散架了。

后来我没考起清华。他也是的。上地理课的时候老师叫我们出去查成绩。我查完成绩走出办公室就开始难过了,他就安慰我。我就哭了。哭的很惨。他就和我说他是一直看着我成长的,一直陪着我的。他说父母说梦想,说了很多。那节地理课我们没上,在学校转了一圈,他又是一直拍我肩膀,说没事的没事的。

我不知道会不会好。我但愿会成功。北京邮电的合格证来了,只不过他会去的是川美。以后很难看见了。现在也没法珍惜。只希望都好起来,我能有最后一个暑假和他说说话。不要留遗憾。

希望上天满足我的愿望就好。真的。

评论

© xuanmu-7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