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池
生而为人 我很抱歉

倮生:

青春热血,寥寥几字,说来简单。少小离家,谁又不是书生意气,心比天高,渴求有朝一日斩断愁绪,月满晴空。
可江湖天地宽,藏个人,藏段路便似土石隐于沙海。不青不春的时候,热血就凉透了,说的都是往事不提,云淡风轻,可就是骨子里带的却是想得不可得,奈人生何的臭味。
不敢思故乡,却仍盼家书两行。岁岁间中漫一梦,何处好乘凉?
所以,你看,这人生是何其的短呀,人世又那么长。

Roseeeeeeee·LoFoTo:

一号公路上的流浪汉和他的小兔子们。

想着有一天自己也可以有这种心情这种毅力,走过这条绝美的公路。

Shot in Bixby Creek Bridge,

Highway One,California.

origin worm:

长野的一些日本原风景。

说走就走的旅行,这感觉很好。

长腿叔叔:

指缝太宽,时光太瘦。渐行渐远的回望里,那些痛过的哭过的,都演绎成了坚强。那些不忍放手的念念不忘的,都定格成了风景。闲走一程山高水阔,淡看一季绿肥红瘦,在安静中,不慌不忙地坚强。林徽因就说过:温柔要有,但不是妥协,我们要在安静中,不慌不忙地坚强。

图片摄于 / 圣托里尼岛

分享长腿叔叔の旅拍:http://weibo.com/owenxu7

宇华在苏格兰:

【若我,老无所依】

(十图)

暖黄的灯泡却发出冰冷的光,时间若止。 


暗红色的空柏棺被缓缓地抬进旧屋,哀悼的锣声一下一下。外公的四个子女跟随在柏棺后面走了进屋,他们头盖着白纱,遮掩着憔悴的面容。平房浓黑尘封的屋檐俨然垂下,一切交叠起来如同一首悲怆的挽歌。月光索寞,投影这方小岛。

表弟是长子嫡孙。他借着月光的微亮探路走到河旁,舀了一些河水带回来,背对门口帮外公擦洗脸庞。外公谧静地躺在旧屋厅堂最里边的床上,世界嘎然无声。随后表弟装了三杯茶,轻轻地倒在红砖地上。

“阿爷,喝茶。”表弟喃喃。

“您一路走好。”...


一直想去的。建筑天堂。

Isak_摄影小集:

拍摄于:西班牙巴塞罗那
器材:尼康D800 24-70

© xuanmu-7 | Powered by LOFTER